文/陈宗华

  蝠到得很委屈
  冠状君前闭↑口不谈
  剪云朵的年轮╱
  底气不足
  所至的苍白

 

  而不在肩
  而在肺
  困足在♂天命
  无纺布
  贬我金银如粪土

 

  鼠年
  漏啃☆闲读的线装书
  竹浆舀』的白话小说
  浪里来舟里去
  老不死明月清风……